在大學時代的社團活動中,為了規劃一場由各團員所串連表演的音樂組曲,而寫了下面的這場"音樂愛情故事"。
現在回顧起來,覺得是相當青澀的作品,真是有點不好意思…^^"
PS.1 這故事要另外感謝好友CK幫我順稿。
PS.2 << >>裡代表串接的歌曲。

看文前,建議播放下面的音樂來欣賞~


家豪是個快樂的大學生,今年20歲,目前就讀於我們中原大學。他有個女友叫小如,他們以前是高中同學,在當時他們就被喻為天造地設的一對戀人;但高中畢業後,小如的父親要她到加拿大去求學,因此這對戀人不得不承受著兩地相思之苦。不過,他們的愛並沒有因為距離而產生任何的變故,反而讓他們更珍惜彼此的愛。但是,在愛情的路上並不是都能一帆風順的。

12月6日,家豪接到一通電話,電話那頭傳來小如甜美的聲音,小如說24日會回台灣,大約是10:00的那班飛機。家豪非常的高興,心想又可以和小如好好的聚一聚了,雖然平時靠通信保持連絡,但幾張輕薄的信紙又怎能傳達家豪心中厚重的愛意呢?最希望的是能和小如在一起談天說地,沉浸在愛的潮流裡。

24日當天,家豪9點就到機場等候,只因為迫不急待地想看到小如。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到了10:30還不見小如的身影,這時家豪開始有了不好的預感,儘管機場人聲嘈雜,但對家豪來說,飛機楊的10:30分只有寂靜和失落<<飛機楊的10:30分>>。於是家豪離開了機場,一路上恍恍惚惚,心不在焉,不管是否撞到了別人,也不理會來來往往的車水馬龍,心情真的是跌到了谷底,直到前方傳來一陣急促的喇叭聲,才將家豪驚醒。家豪振作地對自己說:「有什麼好難過的呢?難道沒有了小如,我就不能過日子了嗎?她算什麼!只不過是女朋友罷了,要的話隨便交都有一個。」家豪來到溜冰場放逐自己,想藉著速度的快感,洗去不悦的悲傷<<放逐>>。當家豪正以速度來麻痺自己的時候,看到旁邊有個男生帶著女友學溜冰,使得家豪不禁想起小如以前也是不會溜冰的,他們曾經在這個溜冰場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。家豪無法停止思念過去的點點滴滴,更無法壓抑心中憂鬱的思緖<<憂鬱>>,於是家豪離開了溜冰場。

回到家中,午飯也沒吃,只是靜靜地坐在沙發上;這時,時間對家豪來說已經毫無意義,直到傍晚,突然電話響了,家豪緩緩地拿起電話,沒想到竟然是小如,這時家豪的心中似乎燃起了一線希望,小如約他明天中午到學校的噴水池見,那是他們以前經常相約的地方,家豪頓時覺得是自己想太多了,心情也就好轉了。晚上,家豪抱著期待的心情,開始每天的習慣-想小如,這時房裡的收音機正播放著power station的歌-想妳是臨睡的習慣<<想妳是臨睡的習慣>>。

第二天,兩人如約定的時間來到了噴水池,小如看起來還是和以前一樣活潑可愛,之後他們決定到”凡人居”去坐坐;在談話的過程中,家豪總覺得小如和以往不太一樣,兩人的對話只是噓寒問暖的客套話,大部分的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。過了一會,小如停頓了一下,從背包中拿出一封信給家豪。小如說:「我們以後不能再見面了,我不知道該怎麼說,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封信,你看過信之後就會明白了。<<最後一封信>>」家豪心想,是否就如張學友唱的那首「最後一封信」一樣,難道小如真的要離我而去,難道小如已另結新歡。想著想著,家豪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,忽然放聲說:「要分手就在昨天那通電話裡說清楚就好了,何必再找我出來,想給我難堪嗎!」家豪把錢甩在桌上,調頭就走。

回到家中,家裡靜悄悄的,彷彿和世界完全隔離。家豪坐在牆角,腦海不斷地浮現小如17歲時溫柔的模樣,那正是他們相識的時候<<17歲女生的溫柔>>。在懷念之餘,家豪看到牆角有隻蟑螂,似乎在盯著家豪;家豪心想,蟑螂阿~蟑螂,你是躲在牆角偷偷地在笑我嗎?還是你也能感受到我的心情呢?<<牆角的蟑螂>>想著想著,就落下了他20歲的眼淚<<20歲的眼淚>>。大約到了午夜前的十分鐘,家豪想起小如給他的那封信,經過一番掙扎之後,決定拆開那最後的一封信<<拆信+午夜前的十分鐘>>。在字裡行間,家豪似乎可以感覺到小如那驕嫩的小手在發抖,原來小如在去年的一次身體檢查中發現自己患有絕症,所以才會提出分手的要求;然而此時已無法挽回什麼了,家豪緩緩地走到書桌前,慢慢地坐了下來,懷著歉意的悲傷,將所有澎湃的思潮化為一首歌-回到我身旁。<<回到我身旁>>
創作者介紹

Watchet Sand

ci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